一场特殊发布会与小米的「重新创业」

摘要

小米10的发布,更像是小米10年积累后,再创业的起点。

2月13号,小米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线上发布小米10。据说引发了全网关注,在B站上热度甚至破了历史记录。


发布会的前一晚去小米探班,和正在准备发布会的雷军,带着口罩聊了一会儿。有个此生难忘的细节——我们俩先是热情地握手,然后又一起用免洗酒精把手消毒了一遍。这个特殊时期,大家见面礼仪都要「进化」,可以想象小米这次线上发布会沟通,面临多么大的挑战。

 

为什么当很多企业都在观望和悲观的时候,小米要在这个时候坚决地第一个冲上去?


众所周知,去年小米分割为 Redmi 和小米两个品牌,Redmi 承接了极致性价比的使命,小米则主打高端市场。小米10是双品牌战略之后,小米品牌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小米内部的人告诉我,在小米内部,这相当于一次重新创业的新起点,有很多和以往不一样的感觉。艰难时世,更要奋力向前,这一点很符合雷军的风格。

 

发布会结束后,我有机会作为主持人和提问者,挑选了一些自己和其他媒体关心的问题,与雷军、林斌、常程三位小米高管做了一次非常坦诚的交流,也听到这场特殊的发布会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对小米的一些思考。


我对内容做了适当的编辑和整理,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一场特殊的发布会


张鹏:听说这场发布会雷总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它艰难在哪里?


雷军:一个是疫情的信息对我们的发布会影响很大,我们的线下发布会办不了了,那么我们是办线上的发布会,还是整个发布会取消?总之,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在开会。最后决定 2 月 13 号办一个线上的发布会。


很多人觉得直播发布会应该很简单,其实,直播发布会比以前复杂很多。第一,现场没有互动,对主讲人要求很高。第二,如果你讲得不精彩,观众可能看了一会儿就不看了,更重要的是缺少了现场跟 500 个记者沟通的过程。因为发布会现场一半以上是记者,如果这 500 个记者不在现场感受这个产品的时候,你让他们去报道这个产品难度挺高的。所以办一场直播的发布会,挑战是巨大的。


张鹏:我想追问一下,既然这么难,你们其实肯定也有几种选择,那再拖一拖嘛,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


雷军:第一个,整个行业现在非常沉寂,所有人都在一个很悲伤的情绪里面,整个行业像按了暂停键一样。我们跟所有的供应商、上下游、同行交流,大家都希望小米牵头办一场旗舰手机的发布会,来提振全行业的信心。在做好防御工作的前提下,让生活和工作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第二个想法是,小米 10 是我们过去十年积累的集大成的作品,同时也开启了小米未来新的十年,而且是小米里程碑式的作品,承载着小米冲击高端手机市场的第一款作品。它是开路的先锋,如果我们推了太久,这款手机的先进性就会遇到挑战。


说实话,我们自己也很痛苦,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有电话会,天天讨论怎么干。直到 2 月 4 号我们拍板决定干了以后,大家的心情才安静了下来。接着的难点是,怎么在居家办公这个大氛围里面,让我们整个发布会的团队能够高效率地工作,而且需要工程团队很多很多的支持,这里面大家都做了大量的努力,诚挚的感谢发布会所有参与的同事们,包括帮我们组织的这些供应商伙伴们,我觉得大家真的辛苦了。


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CEO  雷军



小米如何定义高端


张鹏:「三易生活」提了一个问题是,小米和 Redmi 品牌分拆之后,可以说这是新小米第一次发布高端旗舰机型,小米 10 这次价格明显往上走了一级,最高的价格已经接近 6000 元。为什么小米会有这个变化?雷总对于新小米品牌定位到底是怎么想的?更具像地说,怎么定义高端,高端手机瞄准什么样的人群?


雷军:去年年初,我们决定的把 Redmi 的品牌完全独立,也很感谢卢伟冰卢总加入小米,领导 Redmi 在过去的一年做得有声有色。


Redmi 承载了几个目标:


第一,继承小米的优良传统,坚持极致性价比,做年轻人群所喜欢的智能手机,同时在战术上还要对标友商,避免友商给小米品牌添乱。这是对 Redmi 品牌第一个很重大的要求。


第二,小米品牌就摆脱对价格的限制,不惜代价地追求极致的体验,全力以赴冲刺高端手机市场。


什么是高端手机市场呢?


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全方位 Pro,你要在每一个角度都做到专业的水平,做到让大家心服口服。我们追求的首先是在技术和产品上做到让大家服气,然后再把品牌、调性、感受做到大家认可。其实友商也是一步一步这么做到的,所以我们首先第一个决定就是把产品和技术逐项做到专业级。像我刚才介绍的屏幕、拍照、音质,包括性能、体验,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全方位的超越。


高端手机的用户跟以前的手机用户有什么差别呢?


我们以前手机的用户,我觉得是年轻人群,今天手机的用户,说实话第一方面是原来的发烧友,第二类就是商务人群。因为他的购买力比较强,他对产品的设计有很多不同的要求。比如说我们的设计都变成了经典,配色都变得相对来说比较沉稳,而且做了商务人士最喜欢用的翻盖保护壳。


我们以前基本上不做翻盖保护壳的,嫌麻烦,但是我发现商务人士总用翻盖保护壳,尤其我坐飞机的时候发现周围人都用翻盖保护壳,所以后来想了想,是不是年轻人跟商务人士有这样一种差别。所以我们做了一个非常精致的保护壳,我拿这个保护壳给我的朋友看,他们说这个很高级,说这个颜色看起来像爱马仕。我觉得我们在这些方面可能都需要下功夫,让高端人群一步一步接受小米这个品牌。


所以小米品牌相当于重新创业,小米 10 是重新创业的第一款,所以对我们压力非常大,我们整个公司都在全力以赴。


张鹏:常总有什么这方面的补充吗?


常程:我觉得就跟雷总说的一样,因为小米、Redmi 各自定位之后,小米承载了一个重新出发的使命。近来这一个多月,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梳理整个用户人群、产品定位,包括后续的一些产品规划。简单来说,战术上我觉得我们现在很清楚,Pro 系列就对标 Mate,数字系列对标他们的 P 系列。


从技术和体验上来说,比如今天你看到的小米 10 Pro,无论从屏幕、拍照、快充等等,我们在用户非常在意的方面去赶超对手。小米 10 也是一样,我们实际上在每个点上都在做一些超越。所以战术上我们现在非常清楚,就是对标策略。


小米集团副总裁  常程



张鹏:有一个问题问 Bin 总,小米 10 这次在影音探索上还是很吸粉的,包括拍照、音质都是双第一,领先以后能持续吗?


林斌:大家如果关注小米产品,应该还记得我们几个月前发了另外一个产品叫 cc9 Pro,当时发布的时候也是我们拿到了 DXOMARK,跟友商是并列第一的产品。大家如果认真比较一下今天发布的小米 10 的相机系统和 cc9 Pro 的系统,硬件规格是基本一样的,可是小米 10 Pro 在 DXOMARK 评测上又涨三分。


这个三分很不容易,到了这个程度上再提一分都是很难很难的,DXOMARK 的要求是如果你硬件规格不改,提分是很难的。这里面包含了我们算法上的提升,里面有好多好多算法,而且是小米自研的算法,在小米 10 Pro 里面,包括像 XDR、智能挑片算法,还有雷总演示的超级防抖功能,其实那个功能是结合了光学防抖和电子防抖两个技术优化出来的超级防抖算法,还有 VLOG、8K 视频电影,都是我们过去三年时间一步一步研发出来的新技术。又加上我们调校评测技术能力的提升,所以这是其中一个例子。


过去小米在影像上的投入,雷总讲到我们落后了对手三年时间启动,用了三年的时间追上而且超越了,未来我们在别的方面都会有很多这样的技术。


张鹏:未来在这些技术上的点状突破都是构筑高端品牌最核心的东西吗?


林斌:肯定是,大家看我们今天的小米 10 和小米 10 Pro,如果把手机想象成人,比如说看到的、听见的、触感摸到的这几个方面去想,影像是看到的,屏是影像获取外界信息的能力,是人使用时看到的显示效果,你放音乐、打电话听到的音响效果,还有横向线性马达触感相关的效果。包括 180Hz 触控的刷新率,围绕着人在使用旗舰智能手机上的全面体验的提升。2016 年雷总全力推动我们成立了几个核心器件部门,未来要更贴合人的日常使用,而且体验要更好。这里面有很多的技术投入,我们需要一步一步来做的。


小米集团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  林斌



张鹏:这次小米的产品有前所未有的突破,但同时在价格上也跟原来不太一样。你们到底怎么理解性价比这件事?雷总在这次定价的时候,内心有过纠结吗?


雷军:这次定价也是我们大家一致的意见,所以对定价是不纠结的。我觉得社会上很多人对「性价比」这个词有一点误解,认为性价比就是便宜。性价比准确的意思是什么呢?是同样的性能,价格更优;同样的价钱,性能更好,这叫性价比。所以,很多人误解了性价比。


小米 10 和小米 10 Pro,在同样的甚至全面超越友商的情况下,定价只有友商的 70% 不到,比友商便宜 30% 以上,我觉得这个价钱已经非常非常出色。而且在初期的时候,我们产品的销量还没有上规模,我们又有巨额的投入在里面,其实成本增加了一千多,整个定价贵了一千块钱,也是属于非常厚道的价钱。


张鹏:「红星新闻」问了一个问题,今天小米公布了研发费用的情况,很好奇 2020 年 100 亿的研发费用要怎么用?


林斌:小米 10 可以说是集小米十年的研发投入之大集做出来的旗舰产品。这里面我着重讲一下我们的研发投入,我 2017 年底到手机部跟工程团队一起做手机研发。小米 10,除了影像 DXOMARK 我们拿到了绝对第一之外,我们在音频评测 DXOMARK 也拿到了第一,而且双立体声音频体验是无与伦比的好。另外还有屏幕技术也做得非常好,还有散热技术。


我们三年前成立了影像核心器件部门,三年的努力拿下了 DXOMARK 第一。我们去年成立了音频的核心器件部门,这个团队除了要做整机的声学结构设计之外,还要做声学结构设计的调校评测,还要做很多的声学软件算法,很多很多研发技术都是在小米团队完成的。大家如果买到手机,一定要试一下我们的立体声体验,非常好。


雷总前面还谈到了我们的屏幕,比如说他谈到的双光感的体验,加上我们自研的自动亮度调节算法,这些全是过去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从预研开始一步一步做到的,这个投入是巨大的。


另外,我们的散热系统是 VC+石墨烯+8 层的石墨散热片,是几个系统重叠的。它是一个系统工程,非常复杂。这个散热工程其实是小米的一个清华毕业的美女工程师完成的,她带领大家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所以这些技术最后都充分体现到了我们的小米 10,这也是过去几年小米在投入上不遗余力投入了 100 亿,光小米 10 就投入了 10 亿,所以未来我们有更多的投入。




张鹏:听起来 100 亿是个很大的概念,对于小米公司,自己的「极致科技」到底产生什么作用?


雷军:我觉得整个小米主要是执行手机+AIoT 的战略。


在手机方面,我们的投入主要是分硬件的投入,还有软件和互联网服务的投入,还有基础科研的投入,包括人工智能这一块。另外,我们在 AIoT 方面,我们的产品线也非常完善。比如说这一次小米发布的 AIoT 的路由器就非常棒,是我们发布的最高端的路由器。


我们甚至两年前还成立了一个 IoT 平台部门,专门解决 IoT 的互联性。最近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实验工厂,原计划马上要启动,现在这个疫情可能不好说,我们的实验工厂也是自动化程度非常高的,第一期就在亦庄已经落成,而且我们正在构建下一代全无人的自动化工厂。


所以,小米在手机、IoT 和基础科研上,今年预计的投入会超过 100 亿,我相信明年会更高。我们预计在未来五年最少投入超过 500 亿以上的研发成本。


张鹏:我记得在去年听到过雷总讲,小米未来会特别希望在「极致科技」这个层面上有所成就,刚才你也说这些产品开发的时候,团队对技术的选择都是「家里有矿」的心态,是不是要做到「极致科技」就一定要给团队这样的空间才可以?


雷军:我觉得需要有这样的态度,如果没有这样的态度,在做的过程中,我们舍的东西就比较多。我原来写的叫「打破价格的枷锁」,他们说这个太狠了,后来改成了「束缚」。因为如果我们只做 1999,今天肯定干不了。光一个 5G 的旗舰处理芯片就一千多块钱进去了,那个手机你根本就没法做。所以,我们突破了 2000,突破了 3000,干到 4000~6000 的时候就会从容很多。我们最大的勇气,就是敢把小米 10 系列定到 4000~6000,我觉得这个产品好,我自己还是挺有信心。而且因为我们在同等的性能,甚至全面超越的前提下,还比对手便宜这么多,我相信这个产品应该会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张鹏:所以,其实某种程度上,在更高的价位还能够有性价比的产品,这其实是更难的。


雷军:所以我在内部一直强调,我说我们小米的价值观是什么呢?是要坚持做感动人心的好产品,定价始终要厚道。像这么高级的 Wifi 路由器,599 元,你到网上一搜,高端的都是 2000。我介绍了 Wifi 6,很多米粉到处找 Wifi 6 的路由器,当然如果我们不做这么高端的,做入门款还会便宜很多。但是我觉得配小米 10 还得是高端的路由器。


 

10岁的小米

 

张鹏:今年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小米十周年。而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小米在技术的投入这个层面的态势变得不一样了,似乎也是小米在以前一段时间里不具备的态势。这样的一个变化,它是跟小米发展的时间或者跟什么东西相关吗?为什么会在今年产生这样的变化?


雷军:我觉得大家看到的是结果,其实这个决定是在 2016 年做出的。2016 年我们确定了以友商作为对标,根据我们的财力逐年扩大研发投入,在一个个重要的领域里面赶超对手,并且我们成立了核心器件部,在各个核心器件进一步加大投入,在每一个器件领域里追求做到世界领先水平。所以这是三四年前的决定,然后一年一年的积累。


其实大家看到,过去三年我们的产品应该每一年都在进步之中,我觉得到小米 10 这一代的时候,是一次大爆发。另外,也是我们为了小米十周年的献礼之作。所以,整个公司的同事们在小米十周年,大家都铆足了劲要做一款代表小米十年的作品。


张鹏:所以今天看到小米 10 和这些新的产品,某种程度上也是看到了小米从 2016 年你们对这个战略的设定,到了现在的冲锋阶段。


雷军:其实是开启了新的十年。 


张鹏:其实在企业发展角度来看,小米还是个很年轻的公司,所以,现在大家好像可以放掉一些惯性和束缚,不知道这个感觉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十年的公司还可以说自己年轻吗?


雷军:我觉得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十年是一个转折点吧。所以,大家也能看得到,今天小米在技术、在产品上的变化。毫无疑问,针对于小米这么大的规模、针对于小米在市场上的位置来说,小米还是非常年轻的。我们去年入选了世界 500 强,是史上最年轻的 500 强企业,跟他们比的话,小米还非常非常年轻,还非常稚嫩,还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完善,所以我特别希望用户、米粉继续支持我们,我相信我们会越来越好。我觉得年轻最大的好处就是未来有无限的想象和无限种可能。


张鹏:「IT 之家」提到一个问题,雷总觉得今年手机行业会出现哪些变化?对中国手机行业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雷军:今年是 5G 技术真正的普及年,今年小米开响了 5G 的第一枪,把一款高品质的 5G 手机直接干到了 1999 元,这是 Redmi K30 5G 版,非常火爆。而且我们为了备战 5G,在去年的四季度,其实我们是悠着干的。我觉得今年毫无疑问还是 5G 的普及年,小米会在 5G 的普及里面扮演急先锋的角色,我们今年部署了超过十款 5G 手机,所以整个产品线会非常非常完整。这是第一点,我觉得今年的热点肯定是 5G。


第二点,受疫情影响,我觉得整个行业一季度的销量肯定会锐减,但是二三季度会报复性反弹。我觉得手机还是大家最常用的智能设备,所以整个市场下滑的幅度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第三点,整个行业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呢?是在做好放疫工作的前提下,尽快恢复生产,尽快恢复工作,尽量让我们的工作业务到一个相对正常的地步。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希望我们大家团结一心,推动整个中国产业的进步,也让中国的经济一步一步回到正轨。


张鹏:5G 是小米坚决推动的方向,不知道雷总认为 5G 对于手机这个领域里在今年带来的变化会到什么程度?以及小米在 5G 层面的思考是什么样子的?


雷军:首先,我觉得 5G 从终端到网络到资费,要全部准备好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这个行业需要有先行者,要有巨大的魄力来推动 5G 手机的普及。今年小米在中国区的中高端全部都是 5G 的,所以我们愿意做 5G 技术普及的急先锋。


第二点,我觉得今天消费者买手机一定要买 5G 的,虽然 5G 的能力还没有充分地发挥出来,因为充分发挥出来需要网络、资费、需要周边的应用全部配套。无可争议的是,5G 肯定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我们今天值得干的一件事情。所以,配合 5G,我觉得各个技术都在迅猛的升级。比如说像内存、闪存、Wifi,我相信 5G 会拉动方方面面的革命,它是一个牵引,推动更多技术的升级和应用场景进一步的丰富和完善。


张鹏:到这儿,我们在线的访谈已经到了尾声,我相信这是一个很独特的体验,这是一次我们都只能露半个脸的发布会,但是我相信它带来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


我也希望这样一个发布会能成为一个冲锋号,一个旗帜,让这个行业更快地回到奋斗、回到向往,回到更美好的东西上,期待小米能给大家带来更多了不起的美好的东西,感谢所有媒体老师在线参与,也感谢几位的分享。我们今天发布会的会后访谈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最新文章

二分pk10网址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