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我只剩这把锤子了

摘要

「鼓舞人心不是我的目的,我想要的是效果最大化。」

进入比尔·盖茨的脑袋一探究竟?盖茨太太梅琳达忍不住哈哈大笑,「那里面就是一团糟」,糟得就像他小时候摊满书籍的卧室,杂乱得像是和保罗·艾伦一起创建微软时合住的廉价公寓。

2008 年,彼时身价超 580 亿美元的盖茨从微软引退,但现年 64 岁的他依然过着一种忙碌的生活:八点,阅读《人工智能技术评论》;九点,会见旗下泰拉能源的工作人员;十点半,参加微软董事会;接下来是半小时午餐,中间打电话给沃伦·巴菲特;十二点半过后,是卫生会议、教育战略审查以及接受记者采访;最后他会去高智实验室呆上一段时间。盖茨还延续着还在微软工作时就养成的习惯。他会提一大袋书籍(也可能是明尼苏达州的预算表),定期到胡德运河旁的住所过「思考周」。每个小时能翻 150 页,且能记得住其中 90% 的内容,同一个主题的书,他会找来至少 5 本对照阅读。

Inside Bill's Brain: Decoding Bill Gates | Netflix

「终身学习」已经成为了盖茨的标签,他每年都会公开推荐的书目,「天才」和「企业家」之外,「慈善家」也是他所为人称道的角色。Netflix 制作的 3 集纪录片《走进比尔·盖茨》,就主要以盖茨基金会在重新发明厕所、消灭小儿麻痹症和改造核能上所作的努力展开,反映盖茨在他的「第二战场」上如何受挫,又是如何用技术和经营企业的思维一步步解决问题的。


微软以外的战场

1994 年,微软创立后的第十九年,盖茨拿出了 9400 万美元成立了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致力于减少全球范围内存在的不平等现象。纪录片中提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基金会,每年花费近 50 亿美元。

1997 年 1 月,《纽约时报》作者 Nicholas Kritof 发表了名为《在第三世界,水依然可致人死亡的》的报道。他看到的是,在一些无力建造污水处理系统的贫穷国家,居民往往会随意将排泄物直接倾倒进河流,但他们同时也在河流里取用生活用水,这使得「每年有 300 万的父母要埋葬死于痢疾的孩子」。这篇报道很快被遗忘,但没想到被盖茨夫妇注意到了。这个疾病在现代国家几近绝迹,所以并没有被公众关注,残酷的现状触动了盖茨夫妇,他们决定要着手改善落后地区的卫生环境。

「但这么点儿粪便,就能携带两百万亿个轮状病毒、两百亿个贺氏菌和十万个寄生虫卵。」| 视觉中国

在翻看了《世界发展报告》和相关书籍后,盖茨意识到污水处理主要在厕所和下水系统两个环节,如果当地政府建造的贫民窟没有下水道,铺设管道和供水系统工程量太大,且需要「耗费数百亿美元」,即便能负担起建设成本,他们还要考虑这个卫生系统所需的大量能源和水源。所以,发明成本只需十分之一的替代方案,才能在未来「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在他的主导下,基金会出资近 700 万美元办了一场竞赛,来自全球的参赛者拿出在没有水、电力和化粪池的情况下就自动运转的厕所方案。在这个竞赛中,出现了像能「就地解决」粪便的无下水道厕所这样的突破设计。除了集思广益之外,盖茨还和机械工程专家合作,18 个月后,工程师团队拿出形似小型工厂的 Omni-Processor,它先是蒸发掉排泄物的水分,再燃烧固体制造更多蒸汽,而蒸汽又成为了这台处理器的动力。所以,它不需要外接电源和水源,还能产出纯净的水。盖茨喝了一口,表示和饮用水是一个味道。目前,Omni-Processor 在非洲达喀尔已经能够处理三分之一的污水。

Omni-Processor | 维基百科

为了让这个慈善项目尽快推行下去,盖茨还亲力亲为到世界各地宣讲。2018 年年底在中国举行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他手举着一罐密封的人粪,寻找产品合作商以降低新型厕所的生产成本。在做了大量调研和分析后,瞄准最急迫的需求,动用技术和资源,结合市场进行成本控制、量产和推广,盖茨一步一步地推进他的无下水道新型马桶项目。关于产品的想法在 2011 年前后成型,7 年后产品亮相,盖茨推论量产要等到 2030 年。这期间所需要耗费的心力和财力不可估量,况且即便是比尔·盖茨,在早期拿着产品想法寻求大学的帮助,也吃了闭门羹。


「鼓舞人心不是我的目的」

第二集中,导演将盖茨致力于消灭落后、战乱地区的小儿麻痹症的过程,和他与保罗·艾伦中学时用编程排出学校课程表的事迹剪辑到一起,更直观地表现盖茨解决问题的路径。

盖茨和保罗·艾伦 | 视频截图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为了在开学前排出一份课程表,教师往往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排出来,但盖茨所在的湖畔男校又恰逢要和一所女校合并,重排课程表让老师们头疼。他们最终找到了编程天才盖茨,让他设计一套选课系统,因为要同时兼顾学生的需求、考核的需要、教室和老师等资源的分配,盖茨和艾伦认真理清了课程表的变量和逻辑。思路是先有全景式的把握,再对局部进行调整和分配。不知道多少个通宵达旦后,他们终于赶在开学的前一天开发出了选课程序。

对西方来说,小儿麻痹症已经是遥远的历史,早在 1955 年,口服疫苗就已问世,但在 30 年后全球仍有 35 万病例。一方面,疫苗覆盖不到那些偏远的地区;另一方面,因为宗教和观念的摩擦,不少地区认为这是西方想要残害他们的孩子而拒绝疫苗。通过一次次走访地方领袖,消除他们的恐惧,再通过基金会加大疫苗投放的范围。即便如此,情况甚至在继续恶化,2008 年,尼日利亚的病例数量翻了近 3 倍。为此,盖茨让团队利用高清卫星图像和计算机算法,为尼日利亚重绘了一幅精确的地图,以此为据再统计每个细分区域的发病率。经调查,盖茨发现尼日利亚的地图居然自是 1945 年就没更新过的版本,很多病例因此遗漏。可以说,为了发现这个根源,盖茨团队重排了一份「课程表」。

就这样,全球新增病例锐减至两位数。但盖茨并不打算「见好就收」,继续为「零发病率」的目标投入 60 亿美元。但现实是这种病症离完全消灭还遥遥无期,「你这个举动不够鼓舞人心(inspire)」,导演对他说。盖茨回答道,「鼓舞人心不是我的目的,我想要的是效果最大化(optimization)。」


「我只擅长这个」

而在核能项目上,盖茨遇到的是更大的挫折。能源使用所释放的二氧化碳让气候变得更糟,而像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又会受限于气候等因素,无法持续供应,所以盖茨想抓住机遇,开发一种清洁、安全的核能。当一颗中子撞击一颗原子的时候,会产生链式反应,从而生成大量的热能,热能产生蒸汽以驱动涡轮发力。整个过程不会释放任何二氧化碳。于是,盖茨在 2006 年成立了泰拉能源,测试新型核反应堆。

但 2011 年的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影响了项目进程,全世界有如惊弓之鸟。

但泰拉技术团队在安全问题非常自信,他们介绍说,以贫铀为原料,行波反应堆就像是一直燃烧缓慢的蜡烛,添一次燃料就能用上 10 年。另外,盖茨表示,「这种核反应堆所能发生的最糟的情况也只是反应堆停止发电,而不是放射性物质泄漏」。而对于不能被利用的核废料,团队也正在研究如果将它们转化为电力。可以说,核能是一种「不受欢迎」的能源。盖茨笑着说,「(认真考虑推动这种能源),是这因为它就是一种除非我帮一把,否则就不能实现的创新。」但他也承认其中难度,「数亿美元,召集大量科学家……要不是因为气候变坏,我不会做这件事。」

2015 年,泰拉能源和中国政府达成合作,但在 2018 年又因为中美贸易战等复杂原因中断。「当你遇到挫折时,你会做些什么?」盖茨回答,「会退后一步,力求客观。」

技术疯子 | 视觉中国

厕所革命,离最终量产仍有距离,盖茨在和合作方接洽时,对方报价 5 万美元,但他觉得 500 美元才能推行;为了彻底消灭小儿麻痹症,每年投入几十亿美元;核能项目的落地困难重重,甚至暂时中断。比尔·盖茨想过放弃吗?是的。但同时,他又在不断暗示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我希望冒险去做那些没有领导和远见就无法实现的事。」

在片中,导演问了一个问题,「很多人说你是一个技术疯子,想凭技术解决一切问题,你怎么看待这种批评」,盖茨缓缓说道,「我只擅长这个,我只有『技术』这把锤子了。」


题图来源:Netflix

责任编辑:宋德胜

最新文章

二分pk10网址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